“当大潮退去,就能看到谁在裸泳”西安上鹏配资,这句话常来形容新能源界的造车新势力,很不幸的是,这句话真的应验在它们身上了。

 

从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月度数据可以看出,今年5月份,只有蔚来、理想、小鹏等8家造车新势力有销量数据,国内其余三十多家新势力几乎都在“潜水”。前者已有赛麟破产、博郡全员待岗,现在轮到拜腾停业停产,造车新势力的“裸泳队”似乎逐渐清晰。

 



6月28日,央视点名批评“烧光84亿造不出量产车”,仅仅过了一天,拜腾CEO戴雷向员工发话,自 7 月 1 日起暂停公司在中国内地的业务运营,大部分中国区员工被安排停工停产。停工期预计6个月,期间留守公司维持基本运作的员工不到100人。


 

(网上流出的拜腾内部暂停营运通知)

 

同时,在德国和北美的拜腾分公司被曝已启动破产申请程序,结合中国总部的情形,由此可见拜腾已经做好了“收山”的准备。

 

雄心勃勃的初创公司

 

2018年,拜腾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发布首款概念车BYTON Concept,相信它的内饰惊艳了当时不少人的眼球。一块长125cm、高25cm的全尺寸屏幕贯穿整个中控台,新颖的设计被当时的网友戏称拜腾是“买电视机送车”


 


除了出众的设计,拜腾还给出了一套非常有前瞻性的互配资开户 统,包括连接APP、数据和智能设备终端的开放式数字云平台,还号称会接入5G。时至今天,广汽和吉利都有了第一款5G汽车,拜腾的5G估计还尚在PPT中,但不得不说的是,拜腾的当初的造车理念可谓相当超前,这也有赖于品牌创始人前宝马集团副总裁毕福康博士前英菲尼迪中国总经理戴雷博士两人的强强联手。

 

随着南京总部的设立,拜腾高薪挖走了不少长安福特和特斯拉的工程师,还高薪聘请业界销售大牛,加上B轮融资的成功,在不到一年时间里,拜腾从一家初创公司摇身一变成了人强马壮的大企业


 

德国分部负责设计,美国分部负责工程研发,南京总部负责组装生产,企业分工明确,人员都是精兵强将,拜腾的开局确实拿到了一手好牌。

 

创始人毕福康的出走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汽集团作为出资方进入了拜腾,竟然把创始人之一的“i8之父”毕福康给气走了。


对于离开的原因,毕老爷子表态称:“一汽并不在意拜腾公司的发展,而是希望控制拜腾的工厂和电动车平台”。当然,后来一汽为拜腾提供了国内造车资质和工厂,也证实了毕福康的部分说法。

 

 


然而毕福康的出走,并不只是与资方产生矛盾那么简单。拜腾从创立至生产运营,当中的问题日益暴露。参考知乎上某位拜腾员工透露的消息,拜腾内部缺乏创业公司精神、研发进度缓慢、成本管控无力,也许是日积月累的问题拖垮了拜腾,导致毕福康宁愿远走深陷财务危机的艾康尼克(ICONIQ)和法拉第未来(FF),也要放弃自己一手创办的拜腾。

 

量产车早已下线,只是...

 

回到车型的问题,央视点名批评拜腾烧光84亿也造不出量产车,这个说法其实略有偏颇,毕竟拜腾在2019年的法兰克福车展上,的确带来了M-Byte的首款量产车型M-Byte,“大电视机”的内饰也第一次落地呈现在用户面前。


 

2019年10月,拜腾进入了试生产环节,到了2020年4月,拜腾M-Byte试制车型下线,官方计划在2020年年中上市...


 

这样看来,拜腾并非我们想象中的“光烧钱不造车”,而是试制车已经出来了,但基于某种原因,企业官宣停业。相当于产品都造好了,就差测试便能上线推出市场,却被拜腾高层临门一脚刹停,这葫芦里卖是啥药也就不得而知了。

 

暂且我们持乐观的态度看待拜腾,这只是源于疫情冲击带来的暂时停业,相信拜腾能找到新的融资后再次站起来。不过再次参考知乎上内部员工的说法,拜腾现阶段落地的产品M-Byte,其体验都与当初的PPT上的概念车有着极大落差,加上北美研发团队大裁员,恐怕这辆拜腾M-Byte推出了也是槽点满满。

 

未来还会有第二个“拜腾”吗?

 

西安上鹏配资目前来看,国内造车新势力不缺“裸泳者”,主机厂资金链一旦断裂,供应商的债台共筑,泡沫便会被击破。

 

图片8.png 

而目前蔚来、理想、小鹏等作为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的车企,都在不断谋求生存的路上大施本领,大规模裁员、在社交平台制造话题等举措其实效果甚微,第二梯队的生存难度系数可想而知。

 

目前2020年已经过半,赛麟、博郡和拜腾到了淘汰边缘,基本上已经看到了第二梯队的“决赛圈”了,假设尚有新势力目前还在PPT造车的阶段,那么离未来第二、第三个拜腾的出现真的不远了。

 

写在最后:

 

在汽车这个产业链长且复杂的行业里,能走上正轨的造车新势力不多,加上艰难的2020年,加速了大潮退去的速度,留给他们“穿衣服”的时间,还剩多久呢?


雷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