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2020年7月2日,贾跃亭在其个人公众号上突然发出一封道歉信。这距离上一次他在个人公众号上回应债务问题已经过去了整整2年半。


在上一次的回应中,他提到了债务的两种解决方式,一个是以资产抵债,他的妻子甘薇和哥哥贾跃民会在国内全权处理西安上鹏配资。而他本人则会在美国继续做好法拉第未来汽车公司(以下简称FF),以尽快还债。


微信图片_20200703164817.jpg


到了这一次,他提出了一个更完美的债务解决方式:设立债权人信托,包括甘薇在内的全体债权人以FF公司股东的身份共享FF的成果。西安上鹏配资而他自己则以“高级打工仔”的身份,努力做好FF,兑现对债权人的承诺。


两次回应中,贾跃亭致歉了许多人,也感恩了许多人,但有一个人始终没有被提及——就是甘薇,他的前妻。而就是这个女人,在他不同的债务解决方式中,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时隔多年,她早已不是躲在贾跃亭背后的那个小女生,而是站在丈夫身前的女强人。


贾跃亭与甘薇的情谊,也许早已不用写在信里。贾跃亭在离婚前夕,给甘薇女士转去的51万美元“家庭费用”就是最好的证明。

 

幸福来得太快


1984年出生在重庆的甘薇,是一位喜爱演戏的漂亮女生。2004年,还没有毕业受到社会毒打的甘薇,就在一次饭局中遇到了贾跃亭。那一年,甘薇20岁,贾跃亭31岁。拥有11岁年龄差的两个人互相欣赏,感情迅速升温。


2008年,乐视刚刚上市之时,甘薇就悄悄嫁给了贾跃亭。几年后,甘薇为贾跃亭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乐视网老板娘的身份便公之于众。刚为人母的甘薇于2015年1月5日在微博上大吐幸福的“苦水”,笑称怀孕的时候,“老娘肚子都快被撑爆了”。


那一年,是甘薇的高光时刻,也是贾跃亭和乐视的高光时刻。因为在2015年左右,上市公司乐视网和非上市公司体系LeEco势头正猛,贾跃亭也在江湖上获得了“贾布斯”的名号。


1456579220-3437-f5icLpmgnhzlkEzBzKw7kvMu16yQ.jpg图片来源:艾瑞咨询


西安上鹏配资在那一年,包括爱奇艺、乐视和搜狐在内的视频大佬们,都在做付费升级。乐视网不仅不甘其后,它的策略,甚至比其他友商更加正确。2015年,针对乐视会员,乐视超前提出“内容+终端”和“内容+体验”的概念。


2015年的乐视,已十分重视布局生态:乐视希望能构建七屏联动,包括传统的电视屏、手机屏、Pad屏、PC屏、院线大屏和未来的车载终端、VR终端。并且乐视会员服务账号可以打通这7屏,实现内容全覆盖。


1471360478-1164-IaY86Gr7QAAUPVgMyStIAAhp7266.png


《乐视的海水与火焰》一文中曾提及,2016年的乐视,“已构建起国内最完整的内容生态并继续保持绝对优势”。在当时,乐视内容生态组成部分之一的乐视硬件们,也来势汹汹。西安上鹏配资据第三方数据机构D-matrix和ZDC,在2014年上半年卖的最好的前三名平板电视里,乐视就占了两个。在2016年上半年的手机市场里,乐视超级手机也处在第二梯队的名单里。并且其品牌关注度,还高于我们熟知的中兴、索尼与小米。


除了生态,在内容上,乐视也不输给友商。15-16年,爱奇艺自制了《废柴兄弟3、4》、《奇葩说》,搜狐视频自制了《无心法师2》、《他来了,请闭眼2》。乐视网也出品了一系列引爆全网的优质内容。其中有着标杆意义的《太子妃升职记》,背后的制片人就是甘薇。

 

乐极生悲


西安上鹏配资贾跃亭是个开拓者,他会打江山,但不会守江山。当时有一个笑话就是,当孙宏斌入局乐视之后,给贾跃亭详细列举了他花了多少钱,花在了哪里,老贾当场傻眼了。


开拓者贾跃亭想要打造的生态战略,现在事后诸葛亮一下,无疑是正确的。输就输在,贾跃亭真的不会花钱。他想用时间换空间,也就是说,他是在用烧钱的方式谋取用户,进行规模扩张。当占领好“领土”之后,再慢慢挣钱。


可开疆拓土的节奏还是太快了,没能等到挣钱这一天。2017年4月,乐视公布了其2016年的财报,虽然其营收有219.5亿,同比增长了68.64%。但其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55亿元,同比下降3.19%。555这个数字似乎宣告了乐视“乐极生悲”的命运。西安上鹏配资这是乐视上市八年以来第一次陷入利润负增长。不仅如此,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10.38亿元。


2ELj-fyhskrq4583651.jpg


西安上鹏配资金融机构态度的转变,或许就和这份财报脱不了干系。以往的乐视在金融机构那里可以说是“出入自由”,上午还款,下午便可以再用股权质押借款。但这一招,对2017年5月的乐视来说已经不灵了。据36氪,当时的乐视遭遇了银行的“挤兑”,现金流发生了严重危机。光五月一个月,就有五六家银行上门催债,还有一二十家上门摸情况。


微信图片_20200703164301.png

西安上鹏配资乐视现金流,图片来源:36氪


西安上鹏配资当时的乐视到底欠了多少钱呢?据,在2017年3月20日的清算中,这个答案为343个亿。据乐视控股及债务小组2018年1月22日发布的声明,贾跃亭的乐视控股等相关关联方欠款为60亿左右。当时的期货配资 里随处可见乐视大厦门口围着的追债人群。


西安上鹏配资在这样的情况下,老贾和甘薇一起跑去了美国。2017年底,北京市证监局勒令贾跃亭限时回国处理债务问题。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说的,两年半以前他的公众号配资公司 债务问题的“上一次回应”。


微信图片_20200703140327.png


人们没有等来“下周回国”的贾跃亭,但是等到了2017年最后一天回国的甘薇。西安上鹏配资当时的甘薇,家庭的两套房产和资产都被冻结,负债累累,却还是积极地处理债务问题。她将乐视商城的优质资产以9290万元的作价抵债给了乐视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偿还了上市公司部分债务。并且以出售股份等方式,偿还了招商银行60%的债务,以求解冻部分比例的资产。


这时候的甘薇,与3年前那个小女生不同,终于经历了社会迟来的“毒打”的她,在微博上发了一首诗:“是非曲直苦难辩,自有日月道分明。白衣惹尘土,只需心如故!”

 

债转股


2019年10月,贾跃亭申请破产。就在贾跃亭申请破产前,甘薇向贾跃亭提出了离婚,并索要约40亿人民币的天价分手费。甘薇到底是怎么想的?其实,索要之时,除了是贾跃亭的妻子和共同债务人,甘薇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贾跃亭的债权人


作为贾跃亭的主要债权人之一的甘薇,在洛杉矶当地时间2020年5月21日的听证会上,有一定的发言权。甘薇放弃优先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那一步,亦是破产重组圆满完成的重要一步。最终,还债方式尘埃落定。尽管个别债权人表达了反对意见,贾跃亭的个人破产重组最终在加州中区破产重组法院上通过。


西安上鹏配资债权人之一甘薇在债权人信托成立以后,就会和全体债权人平等受偿,并且占了信托总额的13%左右。这就是本文开头所提到的贾跃亭的最新回应,“全体债权人以FF股东的身份共享FF的成果”。


微信图片_20200703164307.jpg


无论自愿与否,债权人的命运已经和贾跃亭“打工”的FF公司的命运紧密的结合在了一起。西安上鹏配资这不是乐视第一次这么操作了。在2016年的时候,乐视集团旗下的优质资产电视业务,就曾变身为“电视业务股份”,来安慰供应链厂商。在2016年年报中,乐视网还提出了以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以扩大公司的股本规模。乐视网也曾发出公告,希望贾跃亭用FF的股权来还债,但当时没有得到贾跃亭的回应。


西安上鹏配资也许这也是擅长打江山,不擅长守江山的老贾最好的方式,用“割地”的方式“赔款”。




雷科技